老凤祥(600612.CN)

曼卡龙五年3闯IPO :业绩跑输同行,财务数据自相矛盾

时间:20-10-10 08:00    来源:新浪

曼卡龙此次计划改道创业板,似乎是想搭上创业板注册制的快车。

出品|每日财报

作者|刘雨辰

9月23日,曼卡龙珠宝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曼卡龙”)首发申请获创业板上市委员会通过,将于深交所创业板上市。据招股书显示,曼卡龙拟募集资金35785.36万元,此次募集的资金将用于智慧零售信息化升级建设、设计展示中心升级建设、营销网络扩建等项目。

其实早在2013年时,曼卡龙就在浙江证监局进行了辅导备案登记,2015年6月和2017年4月,曼卡龙曾先后两次在证监会官网披露招股书。但最后都是终止审查,此次冲击IPO已经是曼卡龙近五年内的第三次。

与前两次拟登陆上交所主板不同,曼卡龙此次计划改道创业板,似乎是想搭上创业板注册制的快车。

据《每日财报》了解,曼卡龙成立于2009年,总部位于浙江省杭州市,是一家集珠宝首饰创意、销售、品牌管理为一体的珠宝首饰零售连锁企业,拥有“MCLON曼卡龙”、“今古传奇”等珠宝首饰品牌。

业绩跑输同行,9成营收靠省内

招股书显示,2017-2019年,曼卡龙营收分别为8.37亿元、9.20亿元、8.97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4381.84万元、5503.91万元、6491.21万元。2020年上半年实现销售收入3.73亿元,同比下滑16.28%,归母净利润3158.03万元,同比下滑11.22%。

对于业绩下滑,曼卡龙的解释是上半年受到疫情冲击影响,这的确是一个不错的理由,行业内的其他公司在上半年也同样面临冲击,但值得注意的是,曼卡龙去年的盈利就已经出现下滑,而业内其他头部公司却并非如此。

行业内广为人知的品牌包括老凤祥(600612)、周大生、潮宏基等,近年这些企业的营业收入均呈现上升趋势,根据公开的数据,2019年,上述三家企业的营业收入增幅分别为13.35%、9.07%、11.69%。

而同期曼卡龙营业收入却呈负增长,跌幅约为2.51%,经营活动现金流量金额更同比下滑了29.96%,同时,公司电商渠道销售额在2019年也出现了断崖式的下滑,同比降幅达50%。

对比之下,曼卡龙的业绩远远跑输业内头部公司。而这和公司销售区域的局限性有直接的关系,由于品牌知名度较弱,曼卡龙的销售市场主要集中在浙江的杭州及宁波地区,2017-2019年,曼卡龙来自杭州和宁波地区收入占其主营业务收入的62.81%、60.03%和58.63%,而近三年其来自浙江省外地区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比重仅为1.03%、5.40%和7.27%。

另一方面,曼卡龙在回款方面也不如同行公司做得好,报告期内公司应收账款周转率分别为17.09、16.44、18.90、20.28,低于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应收账款周转率均值24.15、25.50、27.99、35.53。

数据自相矛盾,股东涉关联交易

不只是经营业绩出现一定的问题,曼卡龙在不同版本的招股书中披露的数据也存在自相矛盾的情况,而这直接指向了公司存在数据造假的嫌疑。

最新版本的招股书显示,吴兴天家饰品商行及其关联方是公司2018年度第一大加盟商,贡献收入3967.48万元。然而在2019年版本的招股书中,收入在2100万元以上的客户中却没有吴兴天。

根据最新的招股书,慈溪市观海卫莱蒂雅珠宝店及其关联方2018年的销售收入为2497.58万元,莱蒂雅珠宝及其关联方等是由沈冰冰、郭黎明、徐雪君三人共同出资经营,但在2019版的招股书中,2100万元收入以上的客户中同样没有莱蒂雅珠宝的身影。

沈冰冰的身份值得注意,据公司披露,沈冰冰为曼卡龙的前员工,任职期间为2009年12月9日至2015年2月1日,在公司担任客户经理职务,目前是曼卡龙股东迈卡咨询法定代表人,以及曼卡龙控股股东曼卡龙投资的股东。

也就是说,慈溪市观海卫莱蒂雅珠宝店实际上是曼卡龙的关联方。更加不可思议的是,曼卡龙在招股说明书披露,公司与慈溪市观海卫莱蒂雅珠宝店的前身慈溪观海卫嘉和慧珠宝店开始合作时间为2016年。

而工商资料显示,慈溪观海卫嘉和慧珠宝店成立日期为2016年12月16日,也就是说,该公司刚一成立就成为了曼卡龙的加盟客户,关联交易的背后究竟藏了多少秘密值得探究。

此外,在其2019年提交的招股书中,2016年营收为7.50亿元,净利润为5578.34万元;而在2017年提交的招股书中显示,2016年营收为7.79亿元,净利润为5116.24万元。财务数据前后明显不一致,由此引得市场关注。

急于IPO或迫于对赌协议压力

五年之内三次冲击IPO,曼卡龙执着上市的背后或许是因为身上背负的对赌协议。股权机构显示,在此次上市发行前,信海创业、浙商利海分别持有曼卡龙340万股,占此次发行前曼卡龙总股本的2.22%,为公司的第四、五大股东。

而招股书显示,2012年8月2日,信海创业、浙商利海与曼卡龙及其实控人孙松鹤、曼卡龙投资签署《投资协议》。

该协议中有一项约定是,曼卡龙需在2015年底公开上市,若无法完成,则信海创业和浙商利海有权选择退出(亦有权继续持有)对曼卡龙的投资。

2015年,曼卡龙第一次冲击IPO,但却因2014年净利润腰斩,且依靠政府补贴而首次IPO失败。2017年,曼卡龙再次在冲击上市,不过,最终还是被终止审查。

其中在2015年5月31日和2019年4月23日,信海创业、浙商利海与曼卡龙及孙松鹤、曼卡龙投资分别签署《补充协议(一)》和《补充协议(二)》,进一步明确股权回购及“退出机制”。

综上所述,从2012年引入投资者之后,曼卡龙就一直背负着对赌协议,虽然此次成功过会,但从信海创业、浙商利海等股东急于退出及公司业绩下滑等情况来看,其未来发展或许不容乐观。对此《每日财报》将持续关注。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